You are here

屠红燕:认准的事,火焰山也要闯一闯

万事利集团董事长屠红燕,2003年从母亲沈爱琴手中接过万事利。在执掌万事利15年间,屠红燕带领企业成功实现从产品制造到文化创造再到品牌国际化塑造的转型升级“三部曲”,将万事利品牌推向世界舞台。她和母亲沈爱琴一起,用两代人的青春书写丝绸之梦。实践着“让世界爱上中国丝绸”的企业愿景。


2018年12月4日,浙江日报以《认准的事 火焰山也要闯一闯》为题刊发屠红燕署名文章,让我们一起来了解她如何以柔软力量诠释刚毅“浙商”。


{2}V}[Q$2NYN1A0L@PY6)X2.png

43年前,我的母亲沈爱琴领着22位“洗脚上岸”的农民,依靠10台国营工厂淘汰下来的铁木织机,利用国营绸厂的下脚料作为原料,靠村民赶集、走村串户的营销方式,在改革开放的春风里克服重重阻碍,以超越常规的发展速度成长为中国丝绸业的一面旗帜。从实现计划经济突围到首次将产品卖到北京王府井百货,从巨资上马染丝项目到引进中国第一台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的喷水织机,从收购法国百年丝绸名企再到聘请国际职业管理人才……万事利的发展历程其实就是改革开放的一个生动缩影,因改革而生,因开放而强。


改革开放以来,包括我母亲沈爱琴在内的第一代浙商迎着改革开放的浪潮,敢为天下先,以“走遍千山万水、说尽千言万语、想尽千方百计、吃尽千辛万苦”的精神,闯出了一片又一片新天地。我自小就耳濡目染母亲对于事业的挚爱与坚守。开始,我对她不是很理解,直到自己真正进入了管理者的角色,我才明白一个企业家所要肩负的责任与使命。回望万事利发展的重要历程,母亲的每一次抉择都震撼我的心灵。


上世纪90年代初的杭州笕桥绸厂在行业内已经有了一定知名度,技术、质量、管理均为领先。母亲是个有着强烈民族自尊心和自豪感的人。虽然她一直思考如何做得更好更大更强,但国外丝绸工业的先进水平,却让她有遥不可及的感觉。一次偶然的机会,母亲得知一位香港商人正在杭州推销日本生产的喷水织机,这是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设备。然而,由于资金需求过大,中国尚未有一家丝绸纺织企业加以引进。


正愁找不到突破口的母亲,觉得这是个巨大的机会,当即下了决心:拿下喷水织机。那时引进118台三棱喷水织机仅外币就需要500万美元,再加上相关的配套项目,总投资额达到5000万元人民币,这在当时是一个天文数字。尽管遭到很多人的反对,但我母亲是言必行、行必果的性格,她认准的事,火焰山也要去闯一闯。


当时的中国正处改革开放的初期,百行百业都热切希望引进国外先进技术和设备谋求发展。在当时国营企业的阵容中,笕桥绸厂这样的企业太不起眼,这么重要的项目,一般由实力雄厚的大企业来承担,不太可能轮到笕桥绸厂。从报送国务院审批立项到外汇申请再到贷款落实,看似又一座无法翻越的大山,一般人无疑会选择退却,母亲却迎难而上,终于获得了500万美元的外汇批准。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次向乡镇企业拨放这么大一笔外汇。设备投产仅一年半的时间,笕桥绸厂就还清了贷款。母亲身上临危不乱的智慧与勇气、面对困难决不低头的精神、迎难而上越挫越勇的毅力,不断带领企业攀登一个又一个高峰,也为我树立了榜样。


改革开放40年,是浙商炼成的40年。除了勤奋、诚信、坚韧这些要素外,变革与创新也是浙商成功的关键。我很庆幸自己见证了这个伟大的时代,很感激这个时代给了我们改变自己命运乃至改变世界的机会。对于丝绸,如果说我的母亲是坚守,那我做的更多是开拓。从产品制造走向文化创造,以技术创新占领行业制高点,利用移动互联思维探索全新商业模式,万事利已经找到了与国际时尚接轨的方式。改革开放是一个恢宏的历史进程,我相信下一个40年,中国仍将给世界呈现更大的惊喜。作为新生代企业家,我觉得能做的就是把握机遇,承担更多社会责任,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集团企业